L.A. Boyz初登五灯奖,在台刮起嘻哈炫风

所属栏目:J彩生活 2020-06-07 16:34:51 来源于:http://www.7788vns.com

L.A. Boyz初登五灯奖,在台刮起嘻哈炫风

跳、跳、跳乎伊爽!
 
九〇年代的嘻哈滥觞
 
「一九九一年 L.A. Boyz 参加五灯奖,那是 Hip Hop 第一次出现在台湾主流平台⋯⋯」
——二〇一八年金曲奖「台湾早就有嘻哈」表演引言
 
台湾饶舌音乐发轫于何时?一九八七年庾澄庆〈报告班长〉的阿兵哥报数?或者一九八九年黑名单工作室《抓狂歌》的台语「杂唸仔」?还是二〇〇一年在校园掀起一股风潮的《MC HotDog》?真要认祖归宗,恐怕众说纷纭,各有理据。
 
但论及第一个以嘻哈(Hip Hop)模样登上主流平台的艺人,L.A. Boyz(洛城三兄弟)可说是当之无愧。
 
一九九一年夏天,全家守在电视前收看《五灯奖》的一个寻常週日夜晚,三个自美归台的大男生,穿着洛杉矶最流行的撞色连帽T、超大宽裤(上面还有自己的涂鸦漫画)及长皮带,跳上舞台。他们的表演,有别于当时节目常见穿着高腰裤的迪斯可舞蹈,是地板动作俐落的街舞(Breaking,又称霹雳舞),动作分明,节奏感强烈,对年轻人来说,不只新鲜,也酷炫极了。
 
他们在《五灯奖》的流行热舞比赛一共上场两次,或许是舞步太新,评审不太熟悉的关係,第二回合便输给对手潘若迪。三个大男生铩羽而归,没想到一回美国,他们发现粉丝的信如雪片般寄到电视台,各大经纪娱乐公司一一上门打听;无心插柳柳成荫,三位年轻人的未来自此转了个大弯。
 
隔年夏天,L.A. Boyz 正式成军,从穿着打扮到舞蹈曲风,主导了台湾早年流行大众市场对嘻哈的想像。

L.A. Boyz 的成功,前期可说是得力于在美国加州长大、道地的街舞青年黄立成(Jeff)、黄立行(Stanley)与林智文(Steven),加上深具独立唱片厂牌精神的真言社,以及美归作曲新人罗百吉所组成的绝佳拍档。
 
一九八〇年代,美国西岸嘻哈兴起,欢快的放克(Funk,一种强调节奏的音乐类型)与霹雳舞在各个社区流行。身为大哥的黄立成,也带着黄立行与林智文组成TR Posse,TR 是他们所在城市的缩写,Posse 则是当时爆红的 MC Hammer 拿来称呼饶舌舞蹈群的流行语。十三、四岁时的他们,不止南征北讨尬舞,有些名气,也开始尝试自己写英文饶舌歌词,内容多半在形容自己的舞技高超。

在叶瑷菱的引介下,三人趁暑假回台湾参加五灯奖,一炮而红后,经纪约签给知名经纪人、製作人刘玮慈,刘玮慈带他们拜访多家唱片公司,「只有倪桑在的波丽佳音敢。」黄立成口中的敢,指的当然是敢于投资在台湾主流乐坛尚未现身的嘻哈音乐艺人上。

一九八七年倪重华成立的真言社,是滚石唱片的子公司,波丽佳音当时也由滚石合资,两间唱片公司相继发行林强、伍佰、猪头皮、林暐哲、张震岳等人的作品,极具独立厂牌发掘另类新人的精神,经常引领新潮流。

高中自美回国的罗百吉,因为热爱 DJ 与电音舞曲,毕业后即加入演艺圈,后来进了真言社,因此若要製作美国最新的嘻哈音乐,他自然是不二人选。

「罗百吉是一个 crazy funny man。」讲起老友,黄立成很是兴奋,同年出生的两人在二十岁相遇,他还记得,第一张专辑製作时正逢盛暑,他们挤在罗百吉又闷又小的家里,那时还是类比年代,盘带机与电脑又大又占空间,拥挤的程度让他只能坐在床上工作。需要排舞时,舞蹈教室也没有安装冷气,汗如雨下是他最深刻的回忆之一。

还有一回,他们在旧阿荣片厂拍摄 MV,从当天凌晨一路拍到隔天天亮。这支 MV,正是 L.A. Boyz 第一张专辑《SHIAM! 闪》中的同名曲,他们穿着背心与宽裤做高难度的翻跳,昏黄空厂来回闪现的是八家将的舞龙舞狮,冲突但不违和的形象,至今仍是经典。

倪重华接受《娱乐重击》专访时曾提到,台式嘻哈的概念来自在地化的考量,三兄弟唱的歌词几乎全是英文,为了加入在地元素,特别放进武雄写的「闪」与「好胆别走」两句台语。

《SHIAM! 闪》推出后,果不其然一炮而红,各大节目争相邀请上通告。黄立成记得,当时他每天询问负责带他们的宣传(后为华纳大中华区总裁的陈泽杉)销量如何,「结果每次都输郭富城,我想是我们失败了,没那幺红,专辑也没做那幺好,钱又分得少,卖一张一人只赚一块,跟打工族差不多,还更累,就回美国。」黄立成的回忆有他一贯爱开玩笑的风格,但事实上,他们才刚回美国,立刻接到唱片公司电话,表示要做第二张专辑,本来兴趣缺缺的三人,听到报酬直翻两倍,立即点头,家喻户晓的《JUMP跳》于焉诞生。

有了经验,L.A. Boyz 第二张专辑《JUMP跳》製作更成熟,阵容也更庞大,编曲除了罗百吉,还找来美籍韩裔金牌製作人 Jae Chong。由武雄作词,洗脑又来劲的主打歌金句:「跳、跳、跳乎伊爽,跳、跳、跳乎伊勇,跳、跳、跳甲要起疯」,则是由当时还没正式出道的伍佰所配唱。

搭配专辑,波丽佳音顺道推出 L.A. Boyz 的舞蹈教学录影带《舞林秘笈》。套当时的说法,想要成为「最 IN」的武林高手,必要经过「剪刀手」、「钉孤枝」(单挑)的考验。那几年,走在台北西门町与东区,穿着垮裤搭配鲜豔衣服的年轻人愈来愈多,各地美式成衣剪标店的生意也搭上这股风潮,生意因此兴隆许多。

L.A. Boyz 不仅是带动街头流行的指标,靠着扎实的跳舞的实力与技巧,也一跃成为青少年心中最酷炫的代表。

饶舌团体参劈成员小个(本名徐裕杰)记得,曾经有综艺节目安排草蜢与 L.A. Boyz 一对一尬舞,对当时还是国中生的他来说,L.A. Boyz 明显在各方面胜出许多,「谁要当草蜢,当然要当 L.A. Boyz。」L.A. Boyz 穿什幺,他也穿什幺,他甚至曾经为了穿上 L.A. Boyz 参加五灯奖时的同款服饰,特地跑到天母的二手古着店翻找。

有趣的是,嘻哈文化源于美国,经常与帮派、街头与毒品脱不了干係。但 L.A. Boyz 出身良好,平日循规蹈矩,跟美国大多数嘻哈乐手的形象差距不小;再加上台湾当时民风较为纯朴,为因应民情,唱片公司结合青少年的偶像包装,并强调美式的自信大方与正面形象,例如当时的宣传文案是这样写的:「今年夏天见面时,他们要和所有快乐、自信、又健康的朋友一起,把所有热情,一次宣洩开来。」

黄立成在第三张专辑歌词本中,国台语与英文交杂的自白也如此交代:「说真的,even 在美国,都看不到这幺厉害的舞,虽然公司的人常提醒我们说做人要 Modesty 一点,可是我还是要很 Serious 的说,我一点都没有臭屁,因为这支舞实在有够炫。我们希望所有的 Fans 和所有的朋友都和我同款,除了向 rap say yes,还要向 drugs say no,我们可以唱歌跳舞,做一个活泼而且健康,会玩但是不学歹的少年郎,Peace!」

有些人可能不知道,L.A. Boyz的第四张专辑《That’s The Way》,是陶喆第一次担纲专辑製作人的作品。当年于洛杉矶警察局担任文职的陶喆,在乐器行被王治平挖掘,New Jack Swing 曲风浓浓的〈金斯顿的梦想〉,正是他为 L.A. Boyz 所写的另一首经典歌曲。

黄立成还记得,因为与陶喆同样来自洛杉矶,两人很聊得来,便一起合作製作第四张专辑。在洛杉矶录音室的时候,陶喆一直鼓励自认歌唱技巧不佳的黄立成,录到瓶颈时,两人闲聊,陶喆无意中提到他是扑克牌 21 点的高手。谁知道黄立成听到后,提议当下就开车去拉斯维加斯玩一手,沿路上陶喆开车、黄立成练歌。到了赌场后,陶喆果然展现出自己的实力,不过最后还是从一路赢到输个精光,两人只能摸摸鼻子离去。而回程呢?当然还是由年纪轻的陶喆开车,让陶喆大呼超无奈:「输钱还要听你唱歌!」

九〇年代是华语乐坛最辉煌的时期。L.A. Boyz 活跃的那五年,正迎上唱片卖得风风火火的本土市场,他们历经滚石、飞碟与金点三家唱片公司,推出十一张专辑,表面风光,身价直直上涨,跟他们同期上电视通告的,都是些港台巨星,由此可见他们当时的走红程度。但被商业资本追逐的代价是专辑製作时间紧凑,关于什幺是嘻哈,什幺是这些洛城来的男孩想做的嘻哈音乐,都渐渐消失在风光的表象之下。

黄立成坦言,也因如此,后期虽然 L.A. Boy z依然大有可为,但团员们不约而同都兴起了休息的念头。那时美国网路行业刚刚兴起,黄立成同龄的朋友多在 Yahoo!等公司上班,他也想尝试股票买卖,投资网路创业,而黄立行希望更专注于个人创作,林智文则决定回美国完成攻读医学的梦想。

一九九七年,实体唱片业危机来临前,L.A. Boyz 正式解散,一代传奇组合暂别舞台。不过,嘻哈的流行装扮与街舞文化,在 ICRT、MTV 以及爱好者的组织与推广下,已在台湾开枝散叶,尤其是街舞,更是蓬勃发展。L.A. Boyz 出道之后,隔年真言社旗下的 The Party、Jungle 也相继出道,热舞社跃为校园热门社团;L.A. Boyz 及其后继者,确实定义了台湾主流乐坛与乐迷对嘻哈的最初想像。

相关文章
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澳门威尼人斯人官网n60|城市生活资讯|分享交流信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ag亚洲国际游戏准认来就送38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公海赌登录7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