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年代末德国在南中国海搜救华侨

所属栏目:J惠生活 2020-08-11 17:35:03 来源于:http://www.7788vns.com

叙利亚因为当政者的权力之争而引发内战,但当时并未导致流亡潮,三年前在全世界的难民输出国还排不上前30名。后来发生“伊斯兰教国IS”的屠杀,发生流亡潮,现居于世界第一。今年八月底,1.7万叙利亚流亡者通过各种渠道进入欧盟的东大门匈牙利。根据欧盟的都柏林条约,难民首先进入哪个欧盟国家,这个国家就有义务安置和处理这些难民。但匈牙利不愿承受这样大的难民负担,也没有任何一个欧盟国家愿意分担——所有欧盟国家都以种种借口推托接受难民。但这幺多难民总得安置,不能看着他们走向死亡,对人的救援是超越国界、超越民族和超越文化的首要大事。那些难民其实也不想留在匈牙利,而想前往德国—德国已成为全世界流亡者的首选之地。

8月31日,一向对难民政策很少表态的德国总理默克尔,在几百位记者面前明确宣布:我们来做!德国愿意全部接受这1.7万叙利亚难民!她向全德民众呼吁:一个统一的德国,应当肩负起更大的国际义务!难民们向往德国,这是德意志民族的骄傲。

70年代末德国在南中国海搜救华侨

这之前一次德国大规模援救难民行动的还就是为中国人!1979年中越战争前后,越南政府以最残酷的手段排华,大批越南华侨被赶到公海上。他们划着小木船在海上流浪,有些人划到马来西亚海岸想上岸时,被马来西亚边防军发现后,居然被扫射回大海。

联合国闻讯后向全世界发出紧急呼吁,但应者寥寥,后来是德国开海轮火速从德国赶到越南附近的海域,到公海里去一个一个地找人和捞人,一下接受了4万名越南华侨。

德国议会特地为他们通过法律,越南华侨可以不经过任何庇护审核,就全部承认为政治难民,立即获得在德的永久居留。流亡中失去父母的孤儿们(许多人在海浪中罹难了),全都被德国的一个个家庭领养。所以,如果你今天去询问德国的越南华侨,大都是自己或其父母1980年来德的。

上世纪70年代末,中越关系恶化,许多旅居越南的华侨被迫逃离越南。一部分由陆地逃往大陆,一部分从海上逃往。海上逃亡的越南难民大半死于途中,除了沉船遇难之外,遇到海盗袭击的也不少。一批幸存者好不容易登上马来西亚沿岸的荒岛,但是,马来西亚政府却拒绝收容他们!这些难民重新又被赶回公海,他们乘着破旧的小船,拖儿带女、饥寒交迫,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……当时,美国三大电视台派直升飞机在公海上采访,向全世界转播,景象惨不忍睹,世界各国为之震动。联合国世界难民组织号召各国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,收留这些可怜的难民。

由于政治动荡或者自然灾祸,世界上不乏背井离乡、逃亡异国的难民。今天的德国在处理这种问题上要比25年前理性老练得多。,当第一批越南“船民”漂洋过海,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汉诺威有了归宿的时候,德国媒体将他们视为是不堪“独裁统治”的逃亡者。这一批来自遥远的东方、驾着小船漂过狂风巨浪、却又四处遭受排斥歧视的探险者,在当时的德国掀起了人道主义救援的浪潮。

回顾25年前的历史场景,越南船民所乘坐的“海虹号”在停泊初始被警察严格监视,不经许可没人能够随意靠近这艘满载难民的船只。上千位“船民”拥塞在甲板的船舷边沿,远眺可望而不可及的陌生陆地。随后,被抽签定铎的644名幸运者顺利地离开了“海虹号”,成为被德国收容的第一批亚洲难民。虽然他们之中没人会讲德语,但是这片陌生的国度仍然被趋之若鹜。来德国安家的这批越南船民分208户人家,以妇孺及老人为多见,因为壮年男子往往把生路留给了他们的妻小长辈。

一位德国记者登上了“海虹号”。这艘原本承载有2500位越南“船民”的油轮已经历尽沧桑,在海上误闯误撞地漂泊了两个月。据说,“海虹号”船长原本的目标是东南亚一带的海岸,那里已经先期云集了6万名本国同胞。

在西方媒体看来,之所以有那样多的越南难民集体出逃,与越南战争密不可分。意识形态的分裂使得一百多万民众流离失所,而他们之中有70%的人属于越南华裔。因为越南原有的私有经济主要掌控在华侨手里,而这些小商品经济的业主成为了牺牲品。许多华侨流亡到中国南部,另一部分人犹疑不定,乘船漂流似乎成为活命的唯一途径。

马来西亚和泰国当局拒绝接收这些流亡的“船民”,把他们重新打发到海面上,致使成千上万的人被大海无情地吞噬。“海虹号”困苦不堪的船民相片被媒体曝光后,引起很多西方国家的同情和关注,当时的联邦德国表示,愿意帮助安顿这些越南难民。

,第一批难民在汉诺威机场入境,德国下萨克森州的州长对难民安置工作投入了很多关怀。他说:“我们知道他们的辛酸困顿,我们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心情。他们来到了一个和平自由的国家,没有压迫、没有灾难。值得庆幸的是,我们不需颠沛流离就可以在这里生活。他们不再需要担心无处为家,不再需要担心忍饥挨饿。他们需要的只是开始新生活的勇气。”

1978年以及随后的几年间,德国一共接收了3万5千名来自东南亚地区的难民。以今天的眼光来看,那批外国移民无疑是最被社会接纳融入的团体。当然,这种结果显然要优于当年的预料。

船民开创了德国地区非欧洲移民的先河,他们之中曾有不少人对未来前景充满疑虑,怀疑自己适应新社会环境的能力。但是年幼的孩子首先习惯了这里的语言,虽然个别发音还不够字正腔圆。

当年,德国基督民主党(CDU)议员Gerhard Reddemann曾经主张由欧美联合出面,在亚洲人烟稀薄的地区租赁一块地皮,安置这些越南流民。但是,德国民众却自发向难民伸出友爱的双手。越南儿童在德国家庭里欢度圣诞的图片打动过无数人的心;科隆的两家公司还出钱资助了一千名贫困的越南移民;许多德国大城市的居民都主动表示愿意让难民住进他们的家里。

据资料记载,从1975年到1984年间,越南政府共驱赶了超过150万越南华侨出境,他们的财产基本上被越南当局非法侵占,成为难民潮,其中被联合国收容后入籍到西方国家的约50万人,另外从海路逃亡到外国而遇险死亡的越南华侨人数难以统计,这段历史似乎已被很多人所遗望。

,西德营救船“卡普-阿纳穆尔”轮驶入了它原来停泊的汉堡港,在这艘经改装的货轮上载有285名越南船民。这是“卡普-阿纳穆尔”轮执行的最后一次营救任务。3年来,该船带着一个由德国医生急救委员会派遣的医疗小组,长期巡弋在南中国海上,总共救起了9500名难民。据估计,约有高达80%的越南船民在海上成为海盗活动的受害者,有关船民遭到抢劫、凶杀、拐卖和强奸的报道屡见不鲜。这些船民仍在陆续抵达世界各地的许多港口。

相关文章
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澳门威尼人斯人官网n60|城市生活资讯|分享交流信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KOK最新平台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立即博游戏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