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年代寮国华裔出逃记(上):当年摸黑险渡湄公河,30年后金

所属栏目:T生活居 2020-08-11 17:34:53 来源于:http://www.7788vns.com

,372位前寮国华人难民在金边大团聚。这批龙的传人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,千辛万苦逃离战乱的寮国,大难不死,在移居国打拼30多年,如今生活安定,事业有成。

他们多数是寮国永珍「寮都中学」的校友,早年在寮都中学接受中华文化和儒家思想的熏陶。经历了苦难的煎熬和磨练,晚年有机会再相聚一堂,互相拥抱,欢欣问好,场面感人。

早年冷战时代和极端政治思潮带来了苦难,打散了寮都校友,使他们散布流落世界各角落,形成一个有如「日不落国」的网络,从欧洲的法国,美洲的加拿大、美国,亚洲的日本、台湾、中国、澳洲、马来西亚、泰国等地。

70年代寮国华裔出逃记(上):当年摸黑险渡湄公河,30年后金
1977年关在廊开难民营的寮都校友。

我有缘与这批千里迢迢来到金边相聚的前寮国难民相会,难得有机会听这批龙的传人忆述他们的逃难故事,回首往事。仅此记下这批前华人难民的口述历史,希望更多海内外华裔年轻人了解这段历史,知道老一辈人这段艰苦的经历。

罗树生庆幸未上贼船和军队

移居多伦多的罗树生回忆往事,庆幸自己和家人能劫后馀生。他和妹妹两家人在30多年前冒着极大的风险,在漆黑夜晚,乘船偷渡过湄公河。2013年,罗树生和他的妹妹来到金边,出席「全球寮都校友联欢会」,与前老难民团聚叙旧。他说,这次大会的主办人,定居金边的寮都校友黄瀚平当年就是与他们一起住在难民营里。

罗树生说,在那战乱的年代,有人乘机做承包偷渡难民的生意。他们为了逃离寮国,不惜给人承包,安排他们在黑夜中偷渡湄公河。他们的运气好,没有遇上寻求不义之财的强盗,顺利地抵达泰国境内,进入难民营受保护。

有的人就没有他们那麽幸运,搭上了贼船,葬身湄公河。

安排逃难的泰国人知道逃难者身上必带有财物,起了歹心,当船行至湄公河中央时,故意弄沉船,掠夺逃难者的财物。不谙水性者,冤枉地葬身湄公河,会游泳者就拼命游向对岸,无法游至对岸者也成为湄公河上的浮尸。有些人不是遇上强盗,而是遇上军队, 结果也难逃厄运。

罗树生说,他与妹妹两家人,一共十口,乘船偷渡。当时他的三名年幼的儿女,小小年纪就必须跟随父母冒险逃难。住进难民营后,他充当小贩,卖点东西,赚点零钱。

在难民营内住了两年,终于获准移居加拿大,逃过劫运,步上新的生活。 30多年后,有机会返回本地区,与旧难友相聚,无比欣慰。

温耀潮划舟险渡湄公河

来自加拿大温哥华的前难民温耀潮回忆起他的逃难经历——他与妻儿是划小船逃亡。他们靠人力划船偷渡,因为用摩托船过河,摩托声会惊动驻守边界的巴特寮(寮国共产党)军,有遭到射击的风险。

他们事先与对岸泰境的朋友联络,作好接应安排,如发现有军警出现,出现危急的情况,对岸的朋友就马上发出讯号通知。当船划至河中央时,他就接到对岸朋友发出的危险讯号,急忙调转头来,船划回寮国靠岸躲藏。等对岸发出安全讯号后,再出发横渡湄公河。一家人最后终于成功抵达泰境,住进难民营。

温耀潮说,他在营内开了一个小茶摊,卖茶水咖啡。他的太太郑雪芬开英文补习班,教孩子们学英文。他们在难民营内待了3年多,最后才有机会移居加拿大。

70年代寮国华裔出逃记(上):当年摸黑险渡湄公河,30年后金
在柬埔寨桔井省的百柱寺,30多年前无奈背井离乡的3位寮国华校生接受僧人的祝福。前左二为当年冒险划舟偷渡湄公河、如今定居温哥华的温耀潮和定居雪梨的张世强夫人。

谈到强盗洗劫难民的事件,他说,有些强盗其实本来并非强盗,他们看到逃难的人身上带有钱财,有黄金,引起他们的贪念,变成强盗,弄沉船只,干出伤天害理的事。温耀潮说,有位朋友在逃难时,担心会遭到洗劫,腰间藏把刀,一路上手不离刀,準备万一发生抢劫时,不惜一命与强盗拼个到底。他有了防备,让船夫看在眼里,不敢为非作歹。

庄汉林:人们本来对巴特寮还有幻想

寮都校友庄汉林,现年56岁。 1976年,他在永珍寮都中学唸初中二年级。在校友联欢会上,我们有缘认识,他向我讲述了他就读寮都中学的情况,和寮国华人逃难的历史事蹟。

庄汉林回忆道,当年在永珍寮都中学校内,赤色激进思潮居支配性地位,左派势力强大。学生受大陆的思想教育所影响,在校内大唱毛语录歌曲,读毛泽东着作,歌颂和崇拜毛泽东。

他说,学生被发动上街示威游行,以推翻寮国国王西萨旺·瓦达纳。庄汉林说,当时他也上街示威,不过事前他不清楚示威的目的,到了现场,才知道示威是要推翻国王。那个年代有些大学生受左派的思想教育所影响,死心忠于当权者。作父母的人在家里不敢乱讲话,如讲错话,儿女到学校向领导报告,就要吃苦头。在1975年之前,本来寮国华校是以台湾的教育体係与制度为主,宣扬儒家思想。

庄汉林说,在赤色政权上台初期,人们还有幻想,有些人不想外逃。巴特寮没有像红高棉那样任意杀人,但后来,情势越来越不妙,频频发生晚上抓人事件,有些被抓去再教育洗脑,有些被抓去当兵。于是越来越多人千方百计设法逃亡。

他说,不少人冒着生命的危险,黑夜乘船渡湄公河进入泰国境内。有人是游泳偷渡,在两国交界的寮境下河,顺流在湄公河漂流,慢慢地漂流至对岸的泰国。偷渡逃亡时,如被巴特寮军队发现时,他们会开枪,流弹射至河对岸的泰国民房,泰军于是开枪警告,制止继续开火。

庄汉林说,有位朋友就是黑夜冒险下河游泳偷渡,漂流逃亡,随身难以携带物品,只有手上戴上金戒指,作为逃亡的旅费。庆幸地他成功游到对岸登陆,躲了一晚,隔天向泰境难民营投诚。住进了难民营,再慢慢申请移居西方国家。这位朋友大难不死,如今已略有成就,在美国开设经营连锁商店,还到日本开分店。

延伸阅读:

寮国乡村的的贫困现况:教育不只是脱贫,也是让孩子选择一个想要的未来最贫穷却最快乐的国度?揭开面纱后的寮国真实面貌消失了的华文学校:毕竟这是「他们越南人」的国家,只有「他们」才能说了算

*你对这篇文章谈的议题有其他想法吗?我们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书,请寄至asean@thenewslens.com,主旨处请注明,谢谢。

相关文章
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澳门威尼人斯人官网n60|城市生活资讯|分享交流信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娱乐体验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娱乐网